老鸦峡里护桥隧

发布时间:2018-03-31 19:23热度()我要投稿
分享到:
导读:原标题:老鸦峡里护桥隧本报记者马新“赶上马车出峡了口,老鸦峡修铁路走;我就坐上火车了到西宁,幸福路通的是北京。来呀!”岁月如歌。由“西北花儿王”朱仲禄创作并演唱的这曲充满山野气息的《老鸦峡修铁路走》,早已

  原标题:老鸦峡里护桥隧

  本报记者 马 新

  “赶上马车出峡了口,老鸦峡修铁路走;我就坐上火车了到西宁,幸福路通的是北京。来呀!”

  岁月如歌。由“西北花儿王”朱仲禄创作并演唱的这曲充满山野气息的《老鸦峡修铁路走》,早已成为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铁路大军修建兰青铁路的一个民间记忆。

  作为通向青藏高原的第一条铁路,兰青铁路的修建及之后的电气化改造,无疑都在中国的铁路建设史上留下了可圈可点的遒劲笔墨。而如何运营维护好这条腾飞在青海大地之上的“钢铁巨龙”,则成为一代又一代铁路人用无悔青春和默默奉献谱写的时代交响。

  每年开春时节,河湟大地冰雪消融,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色。在青海境内沿湟水谷地一路西进的兰青铁路,此时便开启了一年一度的汛前设备安全隐患排查、春灌盯控清淤、山体危岩清理等“春检”模式。

  3月15日一大早,记者随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西宁工务段的同志,来到地处海东市乐都区和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交界处的老鸦峡。刚打开车门,一股料峭的春寒便迎面袭来。环顾四周,陡立的悬崖、耸峙的乱石、峭壁上张挂的黑色铁丝网和十来米高的巨大拦石坝,还有铁路大桥下湍急的湟水,齐刷刷突兀在眼前,让身处这深山峡谷中的记者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老鸦峡自古以来就是通往甘、青、藏和内地的交通要道,是唐蕃古道上的重要关驿。你看,兰青铁路穿越峡里的这一段,不但地势险峻,而且山体危岩随时都有滚落的可能,一旦砸到列车和线路设备,后果那是不堪设想的。”一边听着乐都桥隧车间张新全书记的介绍,一边踩着山崖上时有时无的台阶,记者气喘吁吁地停在半山腰一处能容下俩人的空地,目送十名穿戴醒目的桥隧工继续向上攀爬。

  张书记告诉记者,乐都桥隧车间下设杏园桥隧工区、老鸦桥隧工区、乐都桥隧检查工区3个班组,现有干部职工39人,主要负责包括兰青线、民和支线、宁大线在内的128公里正线、44.5公里支线上118座桥梁、14座隧道、548座涵渠、24处主被动防护网等铁路设施的维修养护,同时兼顾铁路沿线的春冬灌、防洪、桥隧设备防寒、路外安全环境等工作。

  “吴主任,下行车已过,你们可以作业了。”当一列半挂货车咣当咣当驶过峡口时,站在不远处一块山石上放哨的现场防护员徐刚用对讲机向山上的工友们发出了口令。

  “挺喜欢这工作。说它险吧,经常要在危岩峭壁爬上爬下;说它难吧,一年四季都得清通保畅。尤其是夏季防洪防汛时,随时要现场待命,出工时遇上大风雨雪天气,也得咬牙坚守。因为火车上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安全和国家财产安全掌握在我手上!”说话间,50开外的徐刚又把专注的目光投向了峡口。

  1个小时后,在山上进行危岩、危石排查和清理工作的桥隧工们陆续扛着装满碎石的袋子往山脚下撤。“可别小看这被动防护网,力量大着呢。有一年在老线上,突然山体滑坡,落下的巨石重达几十吨,都被它拦住了。”据乐都桥隧车间吴龙春主任介绍,像这样设置了主、被动防护网的处所在兰青线公司管内共有24处,其中主动防护网7处16720平方米,被动防护网24处7120平方米,车间干部每月要对这些处所进行一次平推检查,工区班组每月要进行2次平推检查。

  “只要一上班,我们就绷紧了弦,不分心,保持良好心态。”面对这份又苦又累又考验体能和勇气的工作,带领着平均年龄45岁桥隧工队伍的黄金银工长一脸淡定。他说,不管是技术含量极高的倒虹吸过水涵清淤(有的涵口管径只有80厘米,仅能容身),还是高标准的路基及排水沟修补夯填(工作误差以毫米计),老桥隧工的甘于吃苦耐劳和细致入微的工作态度,无不影响着“80后”、“90后”接班人。

  “徐师傅(徐国义)一直干桥隧工,比我父亲年龄都大,干起活来却比我手脚麻利。还有黄工长,都是高手,挺佩服他们的!”当众爆料自己第一次出工就“两腿发软,心中发怵”糗事的“95后”小伙李春江,一脸绯红。

本文标签:工作铁路防护
声明:此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网站所有。(责任编辑:{中兴0875新闻社/})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业务咨询/广告合作/链接交换请联系QQ:*******
关于我们
友情提示

青岛千叶新闻频道友情提示:
青岛千叶新闻频道是青岛最权威的网络新闻平台
(环球互联网中文消息资讯最重要的原创内容供应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