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儒家哪来的“宪政主义”?

发布时间:2017-06-26 13:27热度()我要投稿
分享到:
导读:易中天:儒家哪来的“宪政主义”? 易中天:儒家或许也想限制绝对权力,但可惜徒劳。秦汉以后的总体走向,是由

[导读]易中天:儒家或许也想限制绝对权力,但可惜徒劳。秦汉以后的总体走向,是由集权而专制,由专制而独裁。

易中天:儒家哪来的“宪政主义”?

儒家的限政只能是徒劳——再与秋风先生商榷

作者系厦门大学教授

1. 儒家的惆怅

儒家或许也想限制绝对权力,但可惜徒劳。秦汉以后的总体走向,是由集权而专制,由专制而独裁。

我一向认为,学术论争,求同比存异更重要,也更难。因为“各自表述”的前提,总得是“某种共识”,否则便是“鸡同鸭讲”。幸运的是,我在秋风先生《儒家一直都想限制绝对权力》(2011年6月30日《南方周末》)那里,找到了讨论的基础,并愿意就此展开。

首先,我同意“儒家反对绝对权力”。因为一旦“绝对”,便不“中庸”,故此说应可成立。但要补充两点。一、儒家并不限制权力,只限制“绝对权力”。二、就连这,也是一厢情愿,甚至得不偿失、南辕北辙。秦汉以后历史的总体走向,是皇权的不断加强。最后,终于由集权而专制,由专制而独裁。

且看史实。西汉初年,倒不专制。中央既未过度集权,皇帝亦难乾纲独断。军国大事,例由三公会议,皇帝批准。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是实际上的执政者,皇帝不过“橡皮图章”。但这样一种制度和局面,很快被武帝破坏(详后)。此后,历朝历代之所谓“有为之君”,都继承汉武,既收地方之权集于中央,复收中央之权集于皇帝,而且愈演愈烈。

就说皇权与相权。汉代宰相是“领袖制”,唐代就改成了“委员制”(钱穆先生语)。中央政府只有“国务委员”,没有“国务总理”。这显然是为了削弱相权,加强皇权。但唐代“国务会议”(政事堂)的决议,却是定稿,叫“熟拟”。皇帝只能在上面画圈,叫“印画”。而且,皇帝同意的事情,宰相也可以驳回,叫“涂归”。也就是说,唐代的宰相,虽然地位低于汉代,却好歹还有决策权和否决权,皇帝反倒只有同意权。

本文标签:infzm用户名输入
声明:此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网站所有。(责任编辑:{中兴0875新闻社/})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业务咨询/广告合作/链接交换请联系QQ:*******
关于我们
友情提示

青岛千叶新闻频道友情提示:
青岛千叶新闻频道是青岛最权威的网络新闻平台
(环球互联网中文消息资讯最重要的原创内容供应商之一)